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瘋狂的磚頭 (十五):有關2047地契大限的印鈔視角

持續進入省電模式。文章將越寫越短。但文章低質依舊,風味不變!

讀者KK兄留言提問:[本人一直都想收租做退休收入,但2047問題,d樓唔夠30年就續地契年期,到時政府話幾錢就錢,小市民到時點部署呢?請教各位會點做呢?]

重大風險注意:
三人行是蟹,問道於蟹,本身已是逆邏輯。
所以不要旨望回覆有任何參考性及可讀性!

三人行的回覆:

2047大限續地契問題屬很多港人的共同問題。當看到問題時,筆者一開始是從港式長線投資考的視角(見下圖圍住青姐果兩位)出發的。

港式長線投資者 (SOURCE: 明報) 

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

貨幣洪流 (六):2018年四大經濟體印鈔實況年結 (收水?放少陣都執到了!)

風兄勸喻三弟對寫博一事切勿過份認真。為延長寫作生涯,現進入省電模式,請自行睇圖。

演員們,請用理據說服我,中美歐日四大經濟體有邊個在2018年有減少印銀紙?打少陣嗎,上少陣電,打劫少陣我地班平民,都算是執到了回復到利率正常化?咪玩啦!先回復到正常化槓桿比率再講啦! 

回歸正題:

20181月至20191月尾,中國M2升左8%。最近幾個月,仲要加速添!

 Source :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2019年3月8日 星期五

三人行投資組合 (七):2019年2月結

上篇特別文提及三人行可能提前進入減產階段,原因是無貨及公私事。筆者可能連寫博也開始進入佛系狀態,懶洋洋的,沒甚麼衝勁!其實筆者不是想不到題材,想好了的點子包括 [井底嘩():大白象與大白鯊],仲有[貨幣洪流(六) 2018年央行印鈔實況年結],但筆者卻毫無動力提筆去寫。畢竟寫這些認真的題材有點耗神。所以,還是繼續寫[三人行投資組合]這個慳水慳力的題材好了。

個人方面,二月某一天,筆者一個傻佬走入花店,望住店內的一束束靚花。全紫色的不知名花花好靚,但太深色,全紅玫瑰覺得太喜慶,鬱金香覺得母親節,一盒盒可擺足幾個月的覺得像標本。結果,店員俾左個電子catalogue我。筆者左揀右,左問右問,終於,選定了一款由幾種淺色玫瑰組成的花束,等了一小時後收貨,親自送到太太辦公室給她,做埋柴可夫車她放工回家。回家途中,筆者當然賣下口乖,說自己怎樣左揀右才選好這束靚花(真係幾令令的),說到鬱金香像母親節,太太說康乃馨才是母親節的花。呵呵。三弟又被發現是花盲。

學皮老闆話齋,此刻無價。

同月,一位家庭成員發生了健康問題。雖則手術成功,但原來健康真的可以一下子話變就變。博友對身邊親人的健康要多加留心才是。

不得不提,敝博發生了[亂噏得多終遇虎]事件,筆者用了多日嘔心瀝血寫成的文章:[貨幣洪流():缺乏借貸慾望的社會 與 被閹割的金管局],在文章發表數日後,慘被林奮強先生撰寫的鴻文大巴大巴打了過來。

2019年3月2日 星期六

10萬人次特別文:不可思議的一年!

敝博居然跨過10萬人次。雖則這個流量仍舊是得啖笑,但由於筆者的生活圈內仍然只有太太一人知悉本博存在,所以這個流量基本上全賴一眾跟筆者素無謀面的博友的支持。所以筆者仍舊想借此機會向各位博友表示感謝!

居然有人睇?唔係掛? (圖片SOURCE : 香港網絡大典)

20183月至今,筆者共寫了56篇文,平均每周一篇。雖則大部份文章質素參差,但當中有些文章,卻需要幾天時間做好研究、落筆、校對,才能寫完。這樣的文章數量,對於筆者來說,屬於完全不可思議,也感謝老婆大人原諒筆者不時會魂遊太空,去思考一些財務甚至學術上的問題。同時,也感謝博友接受筆者亂噏廿七,不時講出一些完全不屬主流的奇怪論點,也感謝博友不吝糾正筆者。

2019年2月22日 星期五

井底嘩 (三):嚇死寶寶式經濟預測 (附送「反轉腦貧友」珍藏視頻)

眼見一眾估親都錯的官(包括喊足N年至加到息的聯X局,及喊足N年都加得0.125厘息的柑管局,財政C們)、(演藝界)博士教授專家、(胡亂)評級機構、新舊債王(特聘高級演員?)、乜叉銀行前大班(西餅?)、牙醫之類,仍然估完又錯、錯完再估、估完再錯,繼續英明神武地亂噏廿七,井底嘩決定針對特帝第一個任期最後兩年,以身犯險推出嚇死寶寶式經濟預測。事先聲明,嚇死無命賠呀!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三人行投資組合(六):2019年1月結

上一篇[貨幣洪流():缺乏借貸慾望的社會 與 被閹割的金管局]寫得心力交瘁,本來筆者這次想揸流寫下篇頹文,卻無意中又寫多左一大段對特帝餘下任期經濟情況,亂噏廿七式的驚人預測!由於筆者近排無貨,決定分柝為兩篇文,分開上架。。。

首先,報告一下三人行投資組合情況:

1.         磚頭投資方面:繼續佛系收租。筆者最近發現原來去年底購入的新薄磚呎價已不再是屋苑本浪最低。最低那口交易比筆者的呎價低少少,一兩舊一呎。不過,抄到絕對底又唔係有獎,問題從來是有買定冇買。而,根據最近屋苑成交數據,谷底應該已在身後頗遠,呎價回升5-10%。但既然是佛系收租,近期成交價只是得啖笑。執了幾十萬之說,除了氹下自己開心,真係無乜其他益處!另外,新磚已完成執修,十分靚仔,但仍未租得出。雖則年底買磚都預左農曆年前未必租得出,但始終未租出,終覺得任務尚未完成。希望2月底前完成放租。

2019年2月9日 星期六

貨幣洪流(五):缺乏借貸慾望的社會 與 被閹割的金管局

2019.02.22 修正本:斜體部份為加入的文字 (感謝雲淡兄提供林生鴻文!)

雖則拙作不是完全錯哂,但小弟奉行:[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 閱讀筆者一知半解、錯漏百出的文章前,請先參作林奮強先生鴻文<<金管局錯估市場風險形勢 收緊按揭市民錯失買樓時機>>

(以下為林生文章的節錄://美息持續高於港息,近來更擴闊至150點子的近歷史高位。按聯繫滙率制度,理應出現資金由低息港元轉到高息美元,收窄兩幣息差。為何如今似乎失效呢?簡單點說,套戥行動以致息差收窄的主角是銀行,而近年息差長期不收窄的主因有二,也與銀行有關:(1)新的巴塞爾協議3Basel III)規定銀行進行跨貨幣套戥時要作「逆轉」撥備,增加了套戥成本;(2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各地引用沃爾克法則(Volcker Rule),它要求銀行大量減少投放在炒賣的資本,管控銀行業承受的風險。當銀行的炒作本錢大幅縮水,它們當然會集中精力於高回報的機會,而不再對一年只有幾十至100多點子回報的港美息套戥有興趣。//)

林生文章應該比筆者以下的文章更能解釋到為何港息持續大幅落後美息。

2019年1月28日 星期一

毛蟹錄(一):股蟹無罪 坐貨有理

由於近排忙到無時間寫文,文章庫存已經見零,無貨交。如果筆者再寫磚門數讀,貨幣洪流這類要做資料搜集的文章,恐怕要豬年見。所以,筆者推出了毛蟹錄這個即食麵系列。文章可算毫無營養可言,卻是筆者關於投資的一丁點痛的領悟。

博友都知道筆者在敝博經常自稱是閃亮的股市毛蟹 (即是股市明燈+街邊阿毛+大閘蟹的混合體)。筆者在現實中,於投資路上的好友面前,都是以大閘蟹自居。而事實上,筆者不只承認自己是股市毛蟹,也承認自己是債盲、權盲與半桶水的佛系收租佬。

SOURCE :  https://zh.pngtree.com/freepng/cartoon-crabs_3122461.html

或者那麼貶損自己很奇怪。筆者反倒認為後生時在股債權方面,蟹吓(即:做下大閘蟹)有乜問題,重點反倒是能否在錯誤中汲取教訓。所以筆者認為對自己鞭策得越狼,才能真正懂得自我修正,學習欣賞其他人的優點,並改進思考邏輯。自強不息,其實是由反省自己開始。

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井底嘩 (二):中國經濟爆煲論的爆煲 之 亂問亂答 (債務篇)

前言:以下問答環節,是應老王兄於 井底嘩 (一):中國經濟爆煲論的爆煲 一文中的留言要求下而寫成。本文以簡單的問答形式去解釋上述文章的邏輯,藉此讓博友能從另一特別角度去思考一下城中所謂專家或學者的一些中國爆煲偉論

筆者希望也借此澄清一下,筆者並非中國經濟硬好派。筆者一直表明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中會受一定程度的傷,甚至重傷,只是筆者認為如果中國重傷,美國也一定會受相若程度的傷害。如果要量化相關的損傷,筆者認為如果中美無法在2019年初達成停戰協議,中國對美出口可能下跌20-30%,連帶其他相連的效應,中國經濟可能出現1-2%的經濟增長損失。但中國可以透過其他措施,比如:大幅個人及企業稅、貨幣適度貶值、增加基建等等來彌補部份損失。最終的經濟增長降速可能只會在1%以內,2019年經濟增長甚至可能仍舊企在6%以上。

反而中國經濟爆煲論者,極之需要說明他們口中的爆煲究竟是指甚麼?究竟是中國經濟增長由6.5%,減到6%,5%,4%,還是零增長或負增長?筆者認為爆煲這類情緒化用語可免則免,畢竟你口中的爆煲,極可能代表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仍然比美國幾十年來最偉大的強勁增長(3-4%)來得高。同一句爆煲在大眾的認知,可能是等同美國金融海嘯式的爆煲。若果無心散播恐懼,請量化相關的影響。

井底熱話:主流傳媒過去三十年經常鼓吹中國爆煲論,尤其不少專家認為中國債務佔GDP 25X%,必然爆煲。但為何過去三十年,中國無爆過,爆煲的卻每每都是歐美經濟體呢?

噏左三十年都未爆,爆少陣啦!你聽下我解釋先啦!(設計對白)
圖片SOURCE : 伪基百科 胡杏兒

http://cn.uncyclopedia.wikia.com/wiki/%E8%83%A1%E6%9D%8F%E5%84%BF?variant=zh-mo

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

瘋狂的磚頭 (十四):信差神隱 與 櫈仔之爭

最近在皮老闆谷中的討論,勾起了筆者內心裡的三件看似無關聯的小事。筆者記得很清楚在2002年,當年筆者仍在讀書,時任房屋局局長孫明揚宣佈了孫九招 (一句講哂:凍結供應),家父跟筆者說:[這樣凍結供應,樓價一定升]。事實上,2003年沙士結束後,香港樓市啟動了史上最長的狂牛。

然後,在2009年,當筆者做了幾年工作後,筆者的MENTOR在海嘯後,也語重心長的給筆者說了句:[海嘯給年輕人購買資產的機會。] 當年,筆者已有能力上車。但筆者仍然堅持樓價貴,會繼續沉底。如是者,直到了筆者結婚,才在家人強力要求下上車。

2014年,筆者機緣巧合的碰上了宋鴻兵的視頻,以及汪生等一大堆的樓市信差的文章與視頻。結果卻開展了筆者對自己在市場面前狂妄自大的態度的一連串深刻反思,也反思了自己作為一個堅定不移的淡友的「淡」是基於甚麼。

悶文觀止

鑽牛角 (一):主流傳媒、主流思想、主流方向

這個新系列 << 鑽牛角>> 屬於筆者想寫好耐,好想刊出,但又覺得文章的小眾內容極其趕客,所以一直放在倉底...  各方好友,如果又不幸睇左,請當時運高無睇過... 在開 BLOG 前,筆者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寫一些有意義的文字,除了因為太忙,更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