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2日 星期五

三十萬人次特別文:回首向來蕭瑟處 (筆者推介)


20205月,在筆者社交排毒期間,本博靜悄悄的達到了30萬人次。

經歷了2019年年尾的政治運動,及2020年農曆年至今仍未告一段的全球疫情,筆者的心境彷彿老了十年八載,筆尖的重量也越發沉重。 

與本博到達10萬人次時那種雀躍全然不同, 如今筆者不想寫的,比想寫的更多。

在可見的將來,筆者很可能會繼續社交排毒模式,將這個博化成自己的記事簿。

至於本地政治問題、博界是非及價值觀爭拗,請容許筆者做個外星人,置身事外。

以下內容,如非本博長期讀者,請自行略過不看...

圖片SOURCE : http://www.ck2i.com/j105c/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65&Itemid=37

回首過去兩年,本博就不同議題作出過不少評論,而這些評論與事態發展大致相符。

相反,坐擁大量資源的海內外主流媒體,比如施恩恩、必必C、毒果等等,卻持續地錯到無譜,甚至出現錯者恆錯的情況。是因為立場先行,一葉障目,還是因為智力掉失?這點恐怕值得我們深思。

先講中國經濟爆煲論。主流媒體熱炒中國爆煲論三十餘年,每隔幾年總見主流媒體再炒多一轉,但事實卻與主流媒體預測全然相反。中國沒有爆煲之餘,經濟更不停增長,甚至到達足以威脅美國的霸主地位的局面。

"井底嘩 ():中國經濟爆煲論的爆煲” 一文,筆者提出中國經濟會否爆煲不是取決於債務總量,而是債務推疊的方法。中國的債務總量雖高,但由於構成國家經濟基礎的家庭資產負債表仍屬十分健康的狀態,所以,中國經濟爆煲可能性其實遠比傳媒吹噓的低。

相反美國則是另一個故事。。。

(原文節錄)” 雖則美國國民儲蓄佔GDP18%,但由於財富是199,一般國民的資產負債表都是負數,淨資產是負數,只有一身車貸房貸學生貸咭數,所以一個衰退浪打來,毫無現金家當支持,而導致每隔十年八載,構成國家基礎的一般民眾總會以不同形式自我引爆一次金融危機。是否應驗70後兄果句”本多終勝”的反面”本小終輸”呢?筆者又是不得而知了,但以過去幾十年的軌跡看,下次爆煲的熱門人選,仍然是美帝自己。

結果,在2020年頭COVID-19疫情中,中國家庭資產負債表再次扮演壓倉石的角色,讓中國安然渡過了疫情的難關。中國也是少有不用透過全民派錢, 渡過難關的國家。

反而,從來沒有經濟爆煲論的美國,再一次因家庭及企業資產負債表問題,迎來一次極之嚴重的經濟危機。

主流媒體一廂情願以為中國有債務問題,就必然爆煲,卻忘記了另一端美歐日的債務情況,比中國來得更嚴重。

結果,在其他經濟體相繼出現危機,需要大量放水救市,也順道緩解了中國的經濟及債務問題。

而這次更加明顯,面對美歐日一同深陷經濟危機,被逼天量放水之時,中國央行不放水之餘,甚至縮表,借機修復債務問題。

而美國的債務情況 (尤其是構成國家基礎的家庭資產負債),對比疫情爆發之前,甚至幾可級數地惡化。 

就目前債務推疊的情況,筆者只能再次判斷美國仍然是下次經濟爆煲的頂頭大熱。

再講中美貿易戰,當時,主流媒體高唱中國經濟爆煲及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結束,筆者卻在八篇中美貿易戰文章提出美國沒有能力透過貿易戰擊潰中國。

因為中國是內需主導的國家,淨出口只佔國內生產總值幾個百分點。而且,中國不是廣場協議時的日本,而美國更不是90年代國力如日中天時的美國。美國早已進入帝國斜陽的階段。

結果,中國以打游擊戰的方式,用斷了幾條肋骨的代價,成功以戰逼和,並在2020年頭與美國簽定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與主流傳媒的預測剛好相反,即便在美國極力阻擊下,中國對外出口總額仍能在2018,甚至2019年獲得輕微增長。

除了中國供應鏈的靭性極強這個原因外,中國其實正在走美國的科研及品牌創新之路。科研及品牌創新,讓中國能成功獲取中高端市場份額,並作出一定程度的進口替代,同時在供應鏈中,獲得更大的附加值。結果上述兩個手段,完全彌補了在中美貿易戰低端製造業被逼外移的負面影響。這也是為何在國內中低端製造業叫苦連天的同時,中國對外出口總額仍在輕微增長的原因。

這再次證明主流媒體只看點面,忽略大局,甚至一葉障目的情況,並非偶發性,而是經常性的問題。

有關QE,去年7月,在主流傳媒高唱美國經濟如日中天之際, 井底嘩 ():零息負息無限QE就在眼前 / 我們只是代人付鈔的水魚! (筆者推介)”一文,筆者再次命中了零息負息無限QE,就在眼前不遠處。

原因十分簡單:QE只是一種財政手段。QE是結果,而非原因。導致QE出現的根本原因,是大國不負責任的國家財政政策及全球化及老齡化所帶來的整體需求不振。

這些問題基本是無解的死症。所以,我們仍舊將要面對一浪接一浪的零息負息無限QE,直至以美元為主導的信用貨幣體系面臨崩潰。

有關COVID-19疫情,在美國疫情剛剛開始不久,在 深不見底一文,筆者已提出美國的疫情將深不見底。筆者再次不幸命中。

 (原文節錄) ”以確診數字佔人口比率來看, 筆者傾向認為美國的情況不會比意大利好出多少, 意大利的現狀甚至很可能已成為美國的BASE CASE SCENARIO

結果,以確診數字佔人口比率來看,美國的情況比意大利更差,甚至成為全球應對COVID-19最差的國家,沒有之一。

其實,在美國確診人數只有兩三萬人時,筆者已在家人及幾位博界兄弟面前,斷估美國確診人數會突破一百萬;在美國確診人數上升至50-60萬人時,筆者將美國確診人數預測上調至三百萬;而在美國確診人數突破100萬人時,筆者已經不敢再估,因為疫情那條長尾,將會令人極度心寒。

泱泱大國搞到如斯田地,只能怪美國執政黨只顧選舉工程,毫無改善民生的意願;領導階層只顧軍工集團的利益, 並將原本應該用於國內的資源調撥到國外搞軍事擴張。而美國國內的醫療及保險等利益集團則為了圖利自己,鼓動政客瓦解原有的免費醫療制度,甚至連奧巴馬的全民醫保計劃也容不下。最終結果是美國應對疫情的能力被人為地嚴重削弱

現在只能盼望能有效治療COVID-19的藥物,及疫苗能早日面世,才能解決目前美國面臨的困局。

至於本地樓市,在 瘋狂的磚頭 (二十三):換樓記之感謝篇 瘋狂的磚頭 (二十二):為何淡市鋤價甚艱難?(筆者推介)兩篇文章中,筆者講述了自己在本年第一季透過N換一,低賣低買,幸運地在調整市底部附近成功換樓的經過。換樓嘛, 其實高賣高買, 與低買低賣沒太大差別, 只是筆者有鋪撈底癮而已。

由於筆者已成功換樓,日後應該不會再寫買樓記。日後就算觸及樓市話題,筆者也只會紙上談兵,而不會再落場拼搏,也很大可能不會再有與讀者互動的情況。

其實,香港居住問題的根源,就是土地供應不足。恰恰這個問題香港社會完全沒有正視過,也從來沒有視為最核心問題去處理。土地供應長期不足的結果,就是 [港人越住越細,越住越貴。]

有興趣了解香港土地及住宅供應問題的讀者,請逕往參考筆者四篇磚門數讀

遺憾的是,在明日大嶼壽終正寢後,香港出現土地與住宅單位供應雙重斷層的狀況,已經明確地刻在日曆上,沒有絲毫懸念。 筆者烏鴉口,經常不幸命中,而在居住問題上,無奈地,筆者將再次估中。

由於今年是美國大選年,筆者也建議讀者們可以重溫一下 鑽牛角 ():主流傳媒、主流思想、主流方向中有關美國大選的一段。

(原文節錄) ”主流傳媒最經典的錯誤是在2016年尾美國總統大選,相信大家記憶猶新。當時,主流傳媒告訴我們:民調顯示希拉里九成贏出美國總統大選 (見上圖)。偏鋒告訴我,民調只顯示支持度,選舉勝負是基於支持度X支持者的投票率的總和。特朗普的支持者的投票率比希的支持者高,所以在支持度差距不遠下,特朗普有勝選機會。當年筆者在朋友間打賭中,的確是貼中了特朗普當選,仲贏左餐飯。

在主流傳媒又在吹風說拜登在民調中大幅領先特朗普,很大可能勝選的今天,筆者再一次作出一個與主流傳媒完全相反的預測,即便選情艱難, 特朗普將會成功連任。

筆者希望再次提醒大家:選舉勝負是基於支持度X支持者的投票率的總和。特朗普的忠粉投票率是極高之餘,而且是隱蔽性極高,民調是難以完全反映投票結果。

更重要的一點是: 民粹從來是民主的剋星。

特朗普正正是玩弄民粹的高手。近四年來,特朗普基本上只是在做一件事,就是用盡一切手段,鞏固並擴大自己的基本盤。

單單觀察特朗普在近日美國社會出現激烈衝突事件時的表現,就能看出特朗普的一言一行都是經過精密的選票計算。

在團結美國族群,爭取市民的普遍支持 (即勝選公式中的支持率),與 盡情撕美國族,極力討好他的忠粉,及激發他們的投票率 (即勝選公式中的投票率) 兩個選項之間,特朗普毫不猶疑地選擇了後者,並希望藉推高忠粉的投票率去獲得總統寶座。

而民主黨自以為能透過為少數族裔維權去爭取選他們的選票,卻不自覺的配合了特朗普群的劇本,大大加深了正面臨人口佔比大大減少的主要族裔,對掉失國家控制權的恐懼。

一廂情願地以為拜登勝券在握的民主黨,恐怕將如2016年一樣,在支持度大幅領先特朗普下,再次失掉江山。

最後,由於國安法, 香港近期再次出現風雨飄搖,人心不穩,市民爭相討論移民的狀況。

主流傳媒再次奏起港破家亡樂章之際,筆者再次提出與主流傳媒完全相反的觀點。

筆者希望再三提醒大家望住這些主流媒體的吸睛新聞時,請記得同時望實中概股的回流潮。大量中概股回歸香港意味著甚麼,值得各位靜下來細心想想。

再講白一點:在資金面與人口面上,筆者看到的不是香港的末路,反而是[小水去,大水來]的大格局。

下一篇特別文,會是100萬人次,以本博現時200人次/天的流量,10年後應該就可以到達百萬級別了 (一笑…)

延伸閱讀:
三萬人次特別文:瘋狂的磚頭 ():仗義每多屠狗輩 財自不了自當然
十萬人次特別文:不可思議的一年!
三十萬人次特別文:回首向來蕭瑟處  (筆者推介)

沒有留言:

悶文觀止

井底嘩 (七):零息負息無限QE就在眼前 / 我們只是代人付鈔的水魚! (筆者推介)

這篇文章旨在回應懶師姐在其主場召喚筆者,要求確認環球資產價格暴漲的原因是QE。由於這個學術問題,並非一兩句就能解答,筆者在本博另文回覆。 很多人以為 QE 是環球資產價格暴漲的根本原因。這個推演表面上是正確,因為資產價格只是貨幣現象。 貨幣濫發,必然會導致以貨幣計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