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6日 星期一

社交排毒

三月是十分忙碌的月份。除了繁重的工作,及換樓的繁瑣事宜外,筆者在個人生活上,也忙作一團。

在疫情初期,筆者向海外的朋友求救幫忙訂口罩,也很幸運到得到他們的支援。當知悉歐美開始疫情大爆發,筆者開始逆向為海外朋友張羅醫療物資。

其實在三月頭,海外朋友大都說沒有口罩需要。原因是街上無人戴口罩。但到了三月中,很多朋友都轉口說需要口罩。

有一位美國朋友更表示,如果我能拿到口罩、醫療用膠手套,保護衣,他會送到缺乏醫療物資的醫院去。當然,保護衣是正常人無法買到的。至於口罩及醫療用膠手套,筆者盡人事張羅了一些給他。

因為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抗疫,筆者發現了自己的每月消費,居然比去年下半年來得更低。筆者好癡線的想:[若果港人全都不消費,肯定會自行觸發經濟大蕭條。] 所以,筆者一家添置夏季衣服,太太也作了更多網上消費,為經濟盡點綿力。

在復課無期下,跟大部份家長一樣,筆者兩夫妻開展了與阿囝在家學習問題上的漫長抗戰。尤幸阿囝是可以講道理的小朋友,經過一番勸導與角力,阿囝已開始自發做功課。

為獎勵孩子的正面轉變,筆者跟太太為孩子準備了一些小禮物,包活復活節朱古力、角落生物公仔、孖寶兄弟小玩具,及DUEL MASTER卡牌。

DUEL MASTER卡牌規則十分複雜,不適合幼童。奈何這是他跟表哥近期的愛好,他們還落手落腳去畫卡牌。那筆者只有陪他去癲,將卡牌遊戲簡化為數學遊戲。

筆者三月份最大的挑戰來自阿囡。阿囡突然連續幾天發高燒,最高點居然達39.8度,並不停徘徊在高燒、退燒、低燒、退燒、再發高燒的狀態。

由於有了阿囝早前的經驗,太太一直懷疑阿囡是患了會持續發燒,但會在三至五天內自動痊癒的玫瑰疹。到了第四天,家庭醫生最終確認了阿囡真的患了玫瑰疹。阿囡也在第五天完全退燒,並在第六天開始回復正常,駕著學行車通屋走。

就在阿囡患病的期間,筆者決定重啟社交排毒。在晚上及假日,減少使用社交媒體,並騰出多些時間親子活動,並跟太太學習一些簡單的瑜珈拉筋式子。原來瑜珈拉筋式子直的可以舒緩肩頸痛。

在黎緊的兩三個月份,筆者給了自己的一個小任務,就是停止在所有在博上的活動,重新專注線下的生活,活在當下。

希望兩三個月後,筆者能重新拾回寫作的動力。否則,本博剛好刊登了一百篇文,也算是一個完美的結局。

無論如何,為免博友浪費時間跟筆者話別,本篇不開放留言。

再講幾句老土的說話,家人及健康比一切來得重要。碌少些手機,多點陪家人吧!如果還有心力,請關心一下海外的親友,看看是否需要給他們撲口罩吧!因為地球村內只要仍有一個大城市是疫區,我們都不大可能回復原來的生活。

還有,請正面一點看世界,在疫情下保持善良及樂觀,無論現況怎樣惡劣,前路還依舊要走。就算疫情真的無限輪廻,沒完沒了,請大家相信人定勝天,我們總會找到方法去適應現狀。

各位博友,後會有期!

悶文觀止

井底嘩 (七):零息負息無限QE就在眼前 / 我們只是代人付鈔的水魚! (筆者推介)

這篇文章旨在回應懶師姐在其主場召喚筆者,要求確認環球資產價格暴漲的原因是QE。由於這個學術問題,並非一兩句就能解答,筆者在本博另文回覆。 很多人以為 QE 是環球資產價格暴漲的根本原因。這個推演表面上是正確,因為資產價格只是貨幣現象。 貨幣濫發,必然會導致以貨幣計價 ...